Mel鱼

暂无

用双向系列的方式打开轰出胜 2 双向跨越

双向系列是洛天依的专辑之一,b战有投稿版,非常好听!

  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本文ooc严重警告!!!

有病娇......(;一_一)!

本系列是轮回向,每一世之间有关联,有相同之处,但并不连续

前文点击空间找吧

本文绿谷第一人称视角

轰出日轰总不是主角真的好么(喂!

  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  第二世,双向跨越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歌曲:av859925)

      是夜,一块怀表被捧在手心,布着伤痕的手指在表盘上轻轻摩挲几时,之后,被手掌攥紧,送至心口处。只听得叹息一声,只见得泪落几珠。

    
     喜欢小胜,这是被封藏的思念,无法触碰,无人诉说。即使那张脸上总是嘲笑,即使脾气总是很坏,但我却无法从心中抹去他的一点一滴。

     每每看到小胜因为自己而暴怒,甚至看到自己开始了躲避,心仿佛被人刺了一刀。

     为什么,为什么会这样……我好想和你并肩,和你一起战斗,我好想……抱抱你啊……

     我一点一点的埋怨自己,为什么这么胆小,为什么连说出口的勇气都没有啊……睁开眼,眼前漆黑。唉 不知什么时候又把自己盖进了被子里,还有,面前的被子上两滩湿湿的地方,是我又哭了么……不行,绿谷出久,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,你应该……糟糕,要迟到了!!!

    “小胜,早上……”好啊……本想和小胜打招呼的,但是他又撇了我一眼,满脸不爽 ヽ(‘⌒´メ)ノ 的走了。他这么讨厌我,我还能说出口么,我的思念……
   
     每次下课他都会出去一趟,每次出去大约4到5分钟,下课有10分钟左右的时间,如果我在这剩下的几分钟找他,也许能和他说上几句话,但是如果每一节下课都去找他,他会不会厌烦呢,这样的话……

    “绿谷君,你能陪我去一个地方么?”轰君磁性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考,并吓了我一跳。他有什么要找我帮忙么,或许是什么其他的事?不过轰君找的话是不会有什么坏事的。“好啊,轰君,不过要麻烦代路了。”

     一步一步向上走,总到顶楼,只见轰君打开一扇门――原来是到天台啊。“那个,轰君有什么事吗?”
为什么要到天台呢?

    “绿谷,我喜欢你。”

    “我也喜欢轰君呢,我们可是好朋友不是么?”

    “不是朋友间的喜欢,而,而是想要和你成为伴侣,想要和你度过余生,想要住进你心中的那种喜欢啊!”

     “什,什么!!!为什么轰君会对我……我明明这么普通的,而且轰君还这么优秀,我,我怎么值得你喜欢啊!”

     “不,你值得,是你让我重新面对我的力量,是你让我逐渐融入班级中,也是你才会让我,心跳加快,所以,请认真考虑一下,摆脱了!”

      看着轰君弯下的腰背,我,该怎么做啊?我喜欢小胜,但这是一段不可能实现的梦,那我是否该醒了么?要不最后赌一把吧,如果你再没反应,那么我就
――“那,轰君,我想我们可以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 抱歉,暂时利用你了,轰君,如果他真的无意的话,那咱们就走向未来吧……抱歉……

    “是啊,海边的日出很好看的,等到放假的时候一起去吧!”

    “好,出久!”看着轰君英俊的脸庞上出现淡淡的微笑,心,猛地跳动一下,摸了摸自己微微发烫的脸颊,心想,这也太犯规了吧,轰君!

      小,小胜!余光看到小胜看了过来,心由于紧张而止不住跳动,到时间了,对不起了,轰君!

    “轰君,这个好吃么?和我的比味道怎么样?”我指着轰手里的抹茶味冰激凌,并把自己手中的草莓牛奶味冰激凌靠了过去。

    “想知道?”“嗯!”

      !!!!!!轰轰轰轰轰君怎么直接亲过来了!

      我只想让我们俩一起吃冰激凌而已啊!!!怎怎怎么变成这样了!
 
     “嗯,还是你好吃。”
 
      太犯规了!!!

     “不好!”ofa全身覆盖,蹬地,扑倒轰君,时间太短,只感到身后一阵炽热气浪。

     “小胜!”

     “你们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 “你这样很危险的!”

     “你们在干什么!啊!西内,绿谷出久,你就这么想男人么?你这么想的话找老子啊!!!找这个阴阳脸么,老子哪里比不上他了,你知不知道老子从小就喜欢你啊,你……”

      小胜也喜欢……小胜也喜欢我!泪,止不住向外流,身体比大脑还要快扑向了小胜。“我也喜欢小胜,从小就最喜欢小胜了!”

     从此的夜晚,我再也不用通过怀表感受他的温度了!

     第二世,END(?)

  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本来没想写这么多的,

但是轰出日就多加了一点轰出的内容(虽然还是不算太多)

本来想写的虐一点,但是仔细想了下,还是稍微轻松欢乐一些吧,因为……(暂时不能说哦)

    

     
 

    

用双向系列的方式打开轰出胜 1 双向思念

新人 ooc !!!!有轮回(但时间轴不变,既无限重复这一段时光,可以理解为类似平行世界)

有病娇情节

在学校午睡时的一个脑洞。。。(这导致我整个午睡都没睡好。。。)

双向系列是洛天依的一个专辑系列曲,特别好听!安利一下!!!(顺便表白作者jusf周存和sya,顺便说一句,周存大大的lofter叫啾啾存)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下面是人物对应关系,没看过双向系列的人可以跳过

绿谷出久――言和(万恶之源?)

爆豪胜己――洛天依(病娇与暴娇?)

轰焦冻――乐正绫(有家庭问题的可怜娃?)

ps:即使人物对应,但性格非常不同,以下正文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第一世,双向思念 ――原曲 av850424

chapter.1

     绿谷出久喜欢胜己。
   
    也许是从小胜被敌联合抓走时,如刀绞般的心痛开始,绿谷明白了自己的心被红线连接。他总认为自己配不上这位从小到大都仰视的男生,可是心中的情愫却难以压制下来,每每对视,心跳都会加速,心底会弥漫着难以言表的温暖感。

    绿谷在暗示,并一直在渴望着小胜能回应自己,即使绿谷相信这种的可能性极其渺茫,但他还是怀揣着这份普通而卑微的希望。

    不出所料,绿谷的暗示都被胜己蹙着眉说的一句“废久”化为泡沫。而最近,胜己更是有意无意的躲起了绿谷。

    心中的思绪无处诉说。夜深人静里,绿谷写着一封又一封给小胜的信,他也知道,这些信永远不可能寄出去,传达他的思念……

    我该怎么办呢?像我这样平凡的人他怎么可能看的上呢。我该怎么办?放手么?可……绿谷看着小时候小胜送给自己的一块怀表陷入了沉思。
   “拿好了,废久,这可是老子送你的生日礼物,给老子弄丢了就等死吧!”那时小胜的话到直到现在绿谷都清晰的记着……

  “绿谷,打扰你一下,可以陪我去个地方么?”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chapter.2

    爆豪喜欢绿谷。

    可能是从自己被抓走时,那一句“把我的小胜还回来”便使他的心动摇了。

    从那之后,他第一次认真看到绿谷对自已露出温暖的笑脸时,心跳加速,仿佛要从嗓子里跳出来一般,再加上一句略带紧张的“小胜,早上好”,心仿佛被一根羽毛轻挠般痒痒的,却又抓不到,大脑开始了第一次混乱。心和大脑的异样,让爆豪不自主的蹙起了眉头,对绿谷说了一句“废久。”

    回到座位上坐好,他感到了有人在盯着他看,他微微转过头,眼睛一撇,看到了绿谷耳尖红红的对着他微笑,心底的异样愈发厉害。

    “该死的,怎么回事儿,烦死了。心跳这么厉害干什么,不就是废久对着你笑了么?虽然红着耳朵很可爱,但是……”突然爆豪意识到了什么:“……老子不会喜欢上了那个废久了吧!”

   
    爆豪胜己很乱,很烦躁。他不懂如何去处理这份感情 ,为了保证自己大脑冷静,他甚至尽可能地去躲着绿谷。

    “我该怎么办呢?那个小子现在不会还怕老子吧?”爆豪思考了自己与绿谷的关系,他并不认为绿谷会喜欢他。

    “废久喜欢的人只能是我!”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chapter.3

    “轰君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 
    “那个,绿谷,我……我,我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  天台上,傍晚的余晖轻撒在绿谷和焦冻的身上,不知是因为阳光还是因为其他的,两个人的脸都露出异常的通红。

    “轰君,我,我……”绿谷出久不知道如何回答,他对焦冻并没有那样的感情,但是他怕他的拒绝会影响他们间的朋友关系……突然,一个想法从绿谷的脑子里冒出,他虽然并不想这么做,但是…… 
 
    “那个,轰君,我想,我们之间可以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 对不起了,轰君……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chapter.4

    绿谷和轰焦冻在一起了。在绿谷的要求下,这件事除了他们俩以外,没有人知道。

   “唉~~~饭田君,你觉不觉得最近轰君和出久总是在一起呢?”午饭时,丽日托着下巴,看着在一起吃饭的绿谷和焦冻,向旁边的班长问道。

   “嗯,最近绿谷和轰同学的关系确实很好呢。”

   “不只是关系好这么简单吧!看起来简直就和情侣一样卿卿我我呢!”芦户在旁边插嘴到。

   “不准开同学这样的玩笑!!!”

    爆豪在旁边听得把金属筷子弄折了,好在有上鸣在一旁安慰,才阻止了他要炸桌子的举动。

    几天后,爆豪外出时看到了绿谷,但是绿谷的眼睛没在他身上停留半刻,而是一直粘在身边的轰焦冻身上……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chapter.5

     绿谷在和焦冻一起外出时,突然看到了同样外出爆豪,他快速的转向焦冻,装作没看见的样子,却又时不时用眼睛瞟着爆豪。

  “他看过来了,他注意到了!”绿谷心里想着。

  “轰君,这个好吃么?我能尝一口么?”

  “好啊。”

  “唔……”

    只见焦冻咬了一口手中的抹茶冰激凌,用左手扶着绿谷的头,使他的脸面相自己,把脸凑过去,用嘴含住绿谷的唇,舌头将口中逐渐融化的冰激凌送进了对方的嘴里。

  “哈……哈……轰君,你……”

   “绿谷!”
    话语间,爆炸声响起,一簇火焰击飞了正在说话的绿谷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chapter.6

     为什么,为什么废久会和那个阴阳脸离得这么近,他们为什么会亲上,为什么,为什么!!!

     为什么绿谷喜欢的不是我!!!

     为什么要在我面前这么做!

     为什么!!

     为什么!!!!!

     为什么!!!!!!!!!

     我该怎么做。
 
     杀了他。
 
     不,怎么可以!

     杀了他,他就永远是你的了!
 
     永远……是我的……

     爆炸从手中而起,击中了正在说话的绿谷,爆豪胜己也飞到了绿谷落下的位置,用手扼住绿谷的脖子,手里在酝酿着自己最强的攻击。

   “废久啊,老子喜欢你啊……你为什么就不喜欢老子呢?非要和这个阴阳脸在一起,你tm不知道么,你tm只能喜欢老子一个人!!!”

   “小胜,我 也 喜 欢……”

     爆炸声起。

    之后,人们看到一个黄色刺猬头的少年坐在坑里,手中握着一个已经破碎的怀表。

   “废久,你也喜欢我啊……”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用鲜血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连接起思念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的真心我已了解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若这样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能靠近一些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愿与这无聊世界做出诀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一世 END

文笔太渣了(﹁"﹁)
好久没写文了。。。
大家凑活看看就行了。。。
应该不会坑的。。。

一八 昔日2

  人物完全ooc
  文笔渣→_→
 

       正文;
  
     雪花踏着轻盈的步伐,在风中凌乱……额,是舞蹈时,冬天来了。

     看着窗外的纷纷扬扬,张启山不禁感慨道:靠,这人到底有多怕冷!往旁边一瞅,只见一个名叫铁嘴的白色被子球立在那里(想象一下,就是那种,把他扔到雪地里,就会有熊孩子把他用来直接做雪人的)

     张启山不高兴了,张启山生气了,他现在多么希望自己就是被子(话说你连被子的醋都吃,也没谁了。于是乎,我就接到了一记来自佛爷的眼刀)随后,张启山就把被子掀开,不等老八反应过来,就把他霸道的拽进自己的怀里。双手交叉,分别握住铁嘴两只冰凉的手,两双脚紧贴,把头埋在铁嘴的肩窝上。

     此时的的嘴嘴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佛爷抱住,心里还想:果然是有三昧真火的人,身子也这么热,好舒服。

    佛爷却在想:这人是没骨头的么?怎么身子还这么软?多练♂练♂就好了……

     就在佛爷刚准备要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时,门开了……“佛爷,这鹿活草……”副官冲进来了,之后副官懵了,佛爷脸黑了,副官想跑了。小副官咽了一口口水后,快速说道:“在北平新月饭店,6天后进行拍卖,佛爷您有什么安排?我去找二爷去……”说完便以光速冲出,去找二爷(顺便去找橘子皮打架),路上心想:叫你不敲门,又被喂了一手好狗粮,看来又要降工资了。

    但在二爷府上,副官才发现这简直是狗粮批发市场,还是超大规模的。于是,副官就去找他的橘子皮生产狗粮去了。(虐我这条单身狗的么┯_┯)

   冬日虽冷但人心温暖
   战争虽残但幸福仍在

   这一切的美好不过是昔日的童话,
   真正的考验还未来到。

  
          tbc

     是HE还是BE啊?各位帮帮忙   问一下

一八 昔日

     人物ooc  
     文笔渣→_→

    “小兔子乖乖,把门儿开开~~”此儿歌来自被踢下床,且被锁在门在的睡衣张启山……

     “不听,不听,我不听,你是大坏蛋!”就这么,张启山就第36次被拒绝。忍无可忍之下,他就狠狠地拍了一下门“这是你逼我的!”后,叫来了张副官……(张副官:excuse   me?你们小两口吵架,找我来干嘛)“佛爷”    “你去吧老八所有爱吃的小吃,点心买回来,我觉得我的嘴嘴瘦了,快去。”

      某副官在佛爷说话的时候,很趁景的打了个嗝……

      张启山:看来最近工资太高了,连半夜都能吃撑了,嗯,是时候降工资了。

      张副官:佛爷,现在是北京时间午夜12点啊,有人摆摊么?最近狗粮🐶又吃多了,墨镜又碎完了……呜呜😭   橘子皮  我想你了……
(以上两段话皆为心理活动)

       当副官回来时,佛爷就以光速抢来他手中的食物(咦,副官,大半夜你是怎么买到的),对着面前紧锁死的门,以似深水般温柔的声音说:“齐齐,表生气嘛,你看我给你买了糖炒板栗,糯米滋,凤梨酥,葱油饼还有五香芋丝糕……”“……吃的进来,你出去。”门内传来略带沙哑且疲惫的声音(呦呦呦,发生了什么←_←)“还有老婆饼,叉烧包,水晶糕,奶黄包,肉夹馍,翡翠春饼哦(´-ω-`)”说罢,门开了一个小缝,只见一张皮肤白嫩,眉眼如画,红唇点在高挺的鼻子下,令人忍不住想咬一口(咳咳,主要是佛爷)的脸露出。“那你以后不能在做这么多次了。”于是,佛爷就再次进了屋,抱着媳妇儿睡觉了。而张副官却在一旁默默地吃着狗粮,想着橘子皮。

    
     第二天早上,佛爷神清气爽的办公,八爷依旧与周公下棋,副官却一脸苦逼的得知自己降了工资,还被佛爷美其名曰:为了控制身材,减少零食量,所以要降工资达到其目的。副官心想:对媳妇儿使劲宠,对下属使劲克扣,橘子皮,你在哪!!!!

     昔日普照,日子简单而幸福的度过;今雨霏霏,留下的只有回忆与寒冷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bc......
    

    文笔渣,凑胡看吧
   轻喷!!!

原著中在火车上   佛爷不是说所有不姓张的都出去么?那八爷为什么不出去呢?妇随夫姓啊😊

无题1

不知道写的是什么←_←
是刀是糖看心情 
文笔渣→_→
第一次写文,不喜勿喷

正文:
      当清风卷起记忆,也许回眸一看,有的只剩下无奈和祝福罢了。

      齐铁嘴沐浴在阳光下,躺在藤椅上静静小憩。感受着仙人独行的悠然生活。
      突然,一道黑影映在他的身上,打断了他的悠然。齐铁嘴微微睁开了一只眼睛,看到一名披着黑色披风,身材高挑,面容英俊的军官。好烦,这人要干嘛?这是齐铁嘴第一反映但嘴上却讨好道:“军爷啊,今天我休息,不开张,还请您老回去吧!”
       “算卦。”这位军官把他狠狠地从藤椅上拽起,冰冷的语气令铁嘴的心不禁一颤,口中的话也更怂了几分“哎呀,军爷,我今天看了黄历,不宜算卦,您这不是让我为难吗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算卦!”军官掏出手枪🔫抵在铁嘴的太阳穴上,口中的话语中透出了几分嗜血。“好……好,那您要算什么啊?”这下铁嘴彻底怕了这位军官了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姻缘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那请把您的名字,生辰八字写下。”随即那军官就在刚刚铁嘴递过的纸上写下两样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张启山?佛爷?九门之首?铁嘴心下十分惊讶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写完了。”张启山看着那个陷入沉思的人,不禁一笑,露出酒窝,但他也很诧异自己为什么会笑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嗯?哦。”铁嘴压下了心底的惊讶,开始算卦。“佛……咳咳,军爷,您这卦象显示出:您将情于一人,兴于此人,衰于此人。但要怎么做也要看您的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佛爷又笑了,铁嘴在这一刻竟然看愣了。“我不信命。”佛爷说罢便扬长而去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您还没给钱呢……唉”铁嘴翻了一下白眼便回到屋里翻出了爷爷留下的遗书,看完就在心中默默感叹“看来,九门又要重聚了。”